查看: 160|回复: 0

我们结婚吧

[复制链接]

298

主题

298

帖子

99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99
发表于 2018-5-1 15: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结婚吧
      
   
    通告
    生产部主管袁彬,唆使人事部助理潘杰和总务部助理葛明辉,虚报人工,伪造人事资料,营私舞弊,贪污公款一万九千二百八十元整,造成极恶劣影响。经公司研究,对此三人作出解雇处分。其中袁彬和葛明辉交治安队处理。念潘杰及时坦白自首,除追回赃款外不追究法律责任。
    又人事部主管范攸怡,在此事中明察秋毫大公无私,公司决定予以奖金三千元,并通告表扬。
    丰达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98年4月6日
      
    通告栏前围了一大群人在那里叽叽喳喳,我逃也似地离开。我知道我背后的空气里一定又有不少鄙夷的目光跟随过来,并伴有不停地指指戳戳。回到出租屋里,潘杰的行李和照相器材均已不见,只有写字台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本日记和两本12寸的影集。我浑身无力地坐在床沿边,把影集抱在腿上呆了半晌,然后缓缓地翻开,里面我的各种人像笑靥如花。两个月来发生的一切就在我的眼前一幕幕变幻。但我的思绪太乱了,我必须把整个过程认真地梳理一遍。于是我取出我的那本日记来与潘杰的放在一起,并首先把潘杰的日记翻到最后一页,我相信他一定会在临走前写下什么。
      
    98年4月6日 阴晴不定
    我的心情同这天气一样,筱怡,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呢?
    看得出他是在仓促中草草写下的。我抚着右手无名指上才戴上去的钻戒,痛苦地闭上眼睛。天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仍然是爱我的,我呢?我还爱他吗?爱?下午上班时我不是曾满怀着憎恶与悔恨狠狠地给过他一个耳光吗?那种咬牙切齿的感觉长这么大我还不曾有过。不爱?可是之后一直未能消失的失魂落魄分明还在牵挂着他,要不然为什么一下班我就匆匆地赶回来?
      
    98年2月8日
    推开房门,我连鞋都懒得脱就仆倒在床上。这两天总提不起劲来。我原来的助理年前辞职走了,现在打算重新招聘一个,没料到那么多前来应聘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令我满意的。那些人似乎都接受过同样的关于应聘技巧方面的教育。我不喜欢,我本人就特别随意。
    李达在房门口换了拖鞋进来,解下围裙在床边坐下,脱我的皮鞋。
    我卧着不动,也不想动,随他。
    “累了?吃饭吧,然后冲了凉再休息。我已经热好水了。”李达在我腿上轻轻拍了两下,见我不动,便爬上床上来掀我的肩膀。
    “我想先冲凉。”我懒洋洋地拨开他的手坐起来。
    “我去给你拿衣服。”
    望着李达的背影我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他是个作家,一年前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看他文文静静温温柔柔的就好上了。一年来他像侍候皇太后一样做着奴才。今天我有点烦他。
      
    袁彬已是第三次郑重地与我谈这件事了。我真搞不懂他的意思,我搞我的人像不是挺散漫自由的嘛,何必要去工厂受那份管束?袁彬最后问我搞人像为的是什么。
    我说:生活呀,钱呀。
    那你这两年攒到了钱没有?
    没有。
    这就对了阿杰。你到丰达去,有了固定收入,照样可以搞你的人像。而且   名字挺别致的,一定读过很多书,可我才高中毕业。想到这里我问袁彬:
    招聘有些什么条件?
    大学毕业有两年以上人事管理经验,男女不限。
    你知道我的底,这不明摆着捉弄我?
    不过她这人挺随意的,说不定能欣赏你呢!再说那些条件是死的,唬人而已。去试试。
    去试试吧。范筱怡。
      
    我的思绪在日记里得到延伸。我还清楚地记得潘杰那天来应聘的事。2月9日刚上班不久,我就接到袁彬在他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他说有个叫潘杰的朋友来,人挺不错的。我一向对袁彬没多大好感,因为他曾怂恿我在某些人事资料上做点手脚,我拒绝了。不过这人蛮有能力的,所以我尚能与他和平相处。我相信他的朋友不会很差。于是潘杰就坐到了我的面前。
    “你好!”他是一个英俊的男孩,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微笑着点点头礼貌地向我问候并且很自然很随便地找张凳子在我面前坐下。
    “你叫潘杰?”
    他递过身份证、流动人口计划生育证和一份手写的个人简历。“本来我是不合条件的,但还是决定试试。”
    “不合条件?”我很为他的坦诚而意外,不由得多瞅了他两眼,他很诚实的目光正盯着我的眼睛。我仔细地看他的个人简历:潘杰,男人,23岁,未婚,出生于湖北那个洪湖水浪打浪的地方,一心想跨进大学的门槛却未能如愿……我“卟哧”一声笑了起来,好个男人!我没有见过像他这样来应聘的。
    “我跟袁彬那小子说了会被笑话的。”潘杰笑了笑站起来,“对不起范小姐,打扰了。”
    看着潘杰快要走出办公室,我叫住了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住他,为他的自然毫不矫饰?或是简历上那对性别的特别注释?我只知道这个小我五岁的男孩挺有意思的,他一定能在我这几年枯燥的工作当中为我注入一些生气和活力。
      
    98年2月13日 晴
    这几天我和范筱怡相处得十分融洽。她像个大姐姐一样教我工作经验,好在我不笨,学起来快,做起来得心应手。她自然很开心,笑起来简直醉死人了,比我以往请的任何一个模特儿都要迷人。她成熟有风韵,又受过高等教育……如果能做我的模特儿该多好!
    明天礼拜六,下班的时候我问她明天有没有空到我的住处参观参观。她微笑着收拾她的手袋,问我:不是吧?
    我不明白不是什么。
    买束红玫瑰送你女朋友吧,明天是情人节!我要陪老公。拜拜。她轻盈地飘走了。
    情人节?没过过这节日。我缓步走在大街上,果然到处都飘荡着红玫瑰的影踪。
      
    我捧着日记本,心里交织着痛苦的甜蜜。那个充满了戏剧色彩的情人节!在那一天里,失落、充实纷纷扰扰地缠绕着我,我离开了李达,却和相识了仅仅几天的潘杰一起从下午疯狂到次日凌晨。
    能怪谁呢?礼拜五回去的时候李达在写字台上留了一张便条,他去了佛山,可能要三四天后才会回来。第二天我睡了一上午,下午在街上闲逛偏偏碰到了同样闲逛着的潘杰。他的眼光在不经意间撞上我时有一种惊喜的光芒一闪而逝。
    “不是陪老公吗?”
    “他昨天去了佛山。怎么没带女朋友出来玩?”
    “我没有女朋友的。”
    “谁信你。”
    “随你。今天准备怎么玩?到我那里去参观怎么样?”
    “你那里有什么宝贝?一定要我去?”
    “不高兴?”
    “去咯,反正没事。我振作起精神来,跟潘杰在一起是很开心的事。
    路过一家鲜花店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瞅了瞅那些含苞欲放的红玫瑰,又想到李达身上去了,不是思念。走神间,一大束玫瑰突然伸到我的面前。我吃了一惊。儿童转移因子口服溶液
    “送给你。”潘杰从身后绕到我身前,紧张得脸色发红。
    “今天可是情人节。”我坦坦然接过那束花。
    “我知道!”
    潘杰的住处古里古怪的,一进门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外,另有一张大大的红色绒布像舞台上的幕布一样从房顶直垂到地板上,绒布的边角被紧紧地法国敏白灵粘在墙壁上地板上。掀开特设的一道门,里面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潘杰进去后灯就亮了。原来里面的墙上全部钉上了一层厚厚的北京中科中医院黑布。偌大的一间屋子里,摆放着一些照相器材。潘杰介绍说这是柔光箱那是聚光灯,那些是电子闪灯……至于黑布是为了吸收那些杂乱的光线用的。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都在影室里度过,化妆、拍摄、聊天,时间过得飞快,从影室出来,天已经黑了。我们在一间小餐馆里吃了饭,潘杰又带我去溜冰。我完全忘记了情人节,忘记了李达,在潘杰的牵引下,在一片喧嚣当中飞速滑动旋转。歇下来的时候,很累,心却很轻松,当潘杰把一瓶饮料打开递给我的时候,我握住了他的手,把火热的湿漉漉的身子投进他的怀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好乐博论坛

GMT+8, 2018-12-16 13:39 , Processed in 0.1153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